bifa88官网登陆资讯
关闭导航
人物&话题
4.10 多少城市在暗战北京副中心
发布日期:2014-04-10
 

最近有一则媒体的报道很有意思:越来越多的省市区组团到国家发改委提出申请成为北京产业转移地,不仅仅是天津河北,周边的山西、内蒙古、山东等省区也不甘落后,甚至远在上海的浦东新区也应声而至希翼分一杯羹。

今年2月份,习大大主席考察北京时,提出了要求,非首都核心功能和产业都要疏解和转移出去。这被不少人这样子解读:北京的定位已经明确,不再是经济中心,所以,只要和这个城市定位不符的功能都要转移出去。

由此,北京正在引发一场争抢北京产业转移的热浪。从保定传出要弄成北京政治副中心后,越来越多的地方加入到暗战各种副中心的名单中来。想不到的是,不仅仅是河北的各个市各个县,就连河北外头老远的地方,也在争抢这种资源。

殊不知,在这场暗战中,最强大的对手,可能就藏在北京内部。

先来看看到底有多少地方在争做北京副中心呢?

河北当然是最积极的。看看河北做了什么工作?河北省所有的11个地级市都去北京申请了。按照有关人士的说法,在涉及承接首都产业转移的问题上,河北哪个市都是打起十二分精神,不敢有丝毫懈怠。河北正在制定产业转移地图,给每个开发区都下发了文件,要求开发区上报如何与北京对接、和谁对接、产业方向是什么。河北全省更明确提出,将全省196个省级开发区平台全部开放,分门别类地开放推介,一旦有产业需要落地,适合去哪个开发区就去哪个,承接北京产业转移。

内蒙古的参与听起来好像也有道理。内蒙在北侧跟北京相邻,内蒙发改委一位官员直接表示:谁也没有规定京津冀一体化,首都产业就必须转到天津和河北吧?前几年从北京亦庄转到大家那里的服装制造业,把一个镇迅速带动起来。

而上海浦东新区的参与更是意外,两个地方离得也太远了,后来才明白,原来浦东可能盯上的是生物科技方面的转移机会,因为在此领域,长三角基础雄厚。

大家都忽略了,北京的产业转移,再怎么样,是不是得看一下北京脸色呀?哪怕征求一下北京的意见呀?

有意思的来了。就在上周,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用了一天时间,到通州调研。他强调,要完善通州的城市副中心功能。媒体疯狂报道,保定作为北京政治副中心谣言带来的余热还没过去,通州被正式内定成了北京副中心?这是保定传闻要成为政治副中心以来,北京市官方第一次针对副中心的正式表态。

回顾京津冀一体化中,主要的问题就是内部平衡,最关键的因素就在于北京,其次是天津,河北一向是最积极推动但弱势的一方。

要知道,此前为争夺“北方经济中心”,京津之间过去长期处于“暗战”状态,这使任何一方都对合作提不起兴趣。而天津与河北发展相近,合作也无从谈起。河北有的,天津都有,天津对河北,除了水,没有需要。天津人甚至一直将五六十年代天津被划为河北省会视为“失去的年代”。

这种局面之下,京津冀一体化长时间内才踯躅不前。京津冀一体化才被称为“最难编制的区域规划”。

不过大家不知道,在2013年,北京的态度是有过峰回路转的。

这一年的3月,京津之间“破天荒”地签署首个综合性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出席人员规格之高堪称无以复加:北京方面,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率领几乎所有的北京市委常委、副市长出席;天津方面,中央政治局委员、市委书记孙春兰领衔天津四大班子和几乎所有在任市领导参加。

耐人寻味的是,这次签署协议,不是天津率团到北京,而是被视为政治地位更高、在京津冀中最有话语权的北京党政代表团,“屈尊”到天津。之后的津冀合作协议、京冀合作协议,也都是地位更高的天津、北京党政代表团到河北签署,各地党政高层悉数参加。

一年前的高规格和“屈尊”,展现的是京津合作的诚意,而这在以前几乎不可想象,北京的这种诚意来源于当时的环境压力和高层确定新型城镇化走城市群模式的压力。没有想到,到了今年,正当保定传闻要成为政治副中心,并且越传越烈的时候,北京却突然出来表态,通州才是城市副中心?个中猜测耐人寻味。

北京的表态是专门针对保定的?

事实上,通州并不是今天才被确定为北京副中心的。早在王岐山任职北京时期,就曾经提出过将通州建设成为北京政务副中心、把一部分政府部门迁过去的规划。不过一方面是因为阻力太大,另一方面是因为政府换届,王岐山升职调走了,通州的政务副中心最终不了了之。

北京太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管辖的真正的副中心了。

这个副中心必须满足几个条件:

1、这个副中心的定位要高。北京的软肋在经济。在中国三大经济版图中,北京劲敌天津有滨海新区,上海有浦东新区、国内第一个自贸区,广州深圳也有自己的特色新区。而北京在区域规划上却没有任何新的概念和抓手。北京希翼通州能够获得国家层面更大的扶持力度,成为像上海浦东新区和天津滨海新区那样的国家级综合实验区,甚至是能像重庆两江新区那样,上升到国家战略概念。这正是北京的梦想。即使不是通州,北京也有第二选择,之前就有传北京市政府当局有意设立一个等同于上海浦东一样的副省级京南新区,作为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的桥头堡和新中心,可行性是有的,但还是被搁置了。

多年以后的2012,当北京政府再次提出通州作为副中心的提法时,其内容悄然变了点样。副中心的定语不同于保定传言的“政治”副中心,也不是之前所说的“政务”副中心,而是悄然换成了“城市”副中心。尽管只有区区两个字,里面文章是很大的。虽然同样是副中心,但是城市副中心更多指的是城市的后花园、卫星城。其主要将承担城市疏散出来的人口,以及部分新兴产业。换句话说,通州之于北京,要做到浦东之于上海的地位,是难了,充其量也就相当于塘沽之于天津。这或许是一种委曲求全,但北京当初的大梦想依然没变。

2、自己的副中心起码是属于自己掌控的。无论是通州、还是京南第二机场区,都至少属于北京,这跟保定是天壤之别。

况且,跟保定去抢副中心,不是一个简单的产业或者房价问题,这可是事关首都的命运。此前的迁都之说一直在北京留下阴影。1980年初,首都经贸大学教授汪平上书,提出了将首都迁出北京的问题。2006年3月的全国两会期间,蒙古、内蒙古沙尘暴来势凶猛,479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议案,要求将首都迁出北京。将近30年,每一次重大环境和重大气候事件都会引发中国社会和民间对于迁都的考量、猜想和憧憬。

放眼世界,迁都的可不在少数。美国迁都华盛顿,德国迁都柏林,巴西迁都巴西利亚,马来西亚迁都太子城,韩国迁都世宗,缅甸迁都内比都等国家迁都中部。

看来保定设立副中心,哪怕不涉及迁都,无疑也为北京敲响了警钟。

不管怎么说,对于已经定下副中心在通州的北京而言,保定更像是半路杀出的程咬金。这显然也不是北京能接受的,对北京而言,梦想还是要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高定位的副中心。看来,谁做副中心,不是京津冀能定的。北京与河北、天津的协调发展,急需要做总体设计,由政府进行规划协调。

文:许一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